首 页 机构设置 政府信息公开 在线服务 公众参与 机关建设
站内搜索:
 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综合经济 > 项目管理 >
传说中的陶母与瓷伯典故是什么
     
时间: 2018-09-27 11:27 来源: 未知 字体显示:
  
 
  相传在远古的时分,景德镇仍是一个小小的村庄,名字叫立马山。有年混乱不安,立马山这个山旮旮里,来了一个从外乡避祸来的妇女,自己哇是宜兴人,路上和家里人走散了。村里的一些老倌,非常怜惜她的身世,留她在村里住下,又与她做媒,嫁给了村里一个忠厚老实,无依无靠的石匠。
 
  咯个妇女好勤快,锄地种菜,织布喂鸡,烧火弄饭,补缀浆洗,样样内行。村里人都哇石匠命大福大,娶得一门好亲。
 
  日子过得快,不觉就到了年边。女子对石匠哇,好歹咱们也是个有门有户的人家,该添些杯盘碗盏什么的,年头一乡亲们来了,虽哇没有什么好吃的,总不能让咱们用竹筒盛水喝。
 
  石匠听老婆一说,觉得有道理,但就是这些个东西,村里没有人会做,还得翻山坐船到饶州去买,来回的旅费花费大,加上都是一些瓦器,简单破碎,等买了回来,十只恐怕就有九只保不住,石匠没作唧,仅仅叹着气。
 
  那女性是个爽快人,见石匠叹息,便问:“我哇买些装饭菜茶水的碗盏,你叹么得气唦”,石匠就把缘由告诉她。哪知女性听后,眼睛一亮哇:“哎呀,咯有么得难啊,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做陶器的,从小我就学会了这些手工,你去挖些陶土来,咱们着手烧制一些,送给乡亲们春节,也算是咱们还咱们的情。”
 
  石匠心里也快乐,带着老婆就往山上跑,挖来挖去,就是不见那黑色的陶土,只需白色的石头,那女性聪明,心想石头能够研细,只需有粘性,就必定能够做坯烧瓷器。
 
  当晚,他们把一种叫做瓷的白石研细,和水一揉,竟象糯米糍相同,夫妻俩快乐得一夜都冇困着,第二天开端做坯,几天后,石匠就按老婆的要求,在门前搭了个土窑,架火烧炼起来,烧了几天几夜,女性看看火侯到了,就叫歇火。开窑的日子石匠门前挤满了看热闹的人,女性按照家园的规则,给窑神烧了高香,翻开窑一看,嗬!白花花一片,一件件白色的碗盏当当作响。
 
  村里人都得了石匠夫妻赠送的杯盘碗盏,快乐得不得了。有个老倌哇,他只见过黑色的陶器,还没有看过这当当作响的白色陶器,想不到咱们立马山上的瓷石也能制陶,这真是上天降的福啊。
 
  从此,村里人就跟着石匠夫妻学手工,称他们为陶母和瓷伯,把他们烧制的白色器皿叫做陶瓷。
     
【加入收藏】   【打印此文】  【关闭窗口】

主办:景德镇陶瓷工业园网

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